篱乐宛笛

我就是个渣渣…


本命顾昀…(不会画画都怪我嘤嘤嘤)
是个沙雕段子选手(偶尔试图正经)
是个立场超坚定的药粉

看到电视剧预告真是烦透了…
就算电视剧这件事情已成定局,我还是有一个小愿望:
出了电视剧之后同人千万不要有真人同人啊啊啊啊!
心碎叶伞王周吹在线哭泣
血书跪求不要发生
卑微.jpg

【all叶】夜上海失踪记

#ooc警告
#这就是诈尸而已

  苏沐橙从上海带回来一盒巧克力。名字挺骚,叫夜上海。

  嗯,多少能让人想到一些些不好的事情。

  但是出人意料的还挺好吃,和那些名字清纯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。

  就连方锐,都不和叶修抢泡面了。

  没错,他们现在抢巧克力。

  很快,夜上海就只剩一块了。

  方锐虎视眈眈,叶修也并不相让。

  苏沐橙出来主持公道,“叶修哥抢boss比较辛苦,就给他吧。”于是,最后一块夜上海到了叶修手里。

  (方锐:说好主持公道呢???这和说好的不一样!!!)

  叶修毫无防备心的收下巧克力,随手和烟盒一起放在桌上,就去厕所了。

  苏沐橙偷偷拿走了烟盒,而方锐拿走了巧克力。

  正好这时候唐柔和包子一起进来了。

  当叶修从厕所出来时,入眼的便是围在一起聊天的四人。

  “你们…谁拿了我的烟盒和巧克力!”叶修觉得少了什么。

  唐柔,苏沐橙和包子一脸无辜。方锐一脸正直。

  叶修自然是不会被外表所迷惑的。

  他转向包子,“包子,你看到我的烟盒和巧克力了没?”

  包子完美的会错意并且开始表忠心,“老大你想吃巧克力?什么巧克力我帮你买?”

  唐柔此时结合刚进来是方锐一脸猥琐,啊不对,是一脸的鬼鬼祟祟,已经隐隐约约猜到发生了什么。于是,叶修发现了她嘴角越来越大的弧度。

  “小唐,你想吃巧克力了?”

  “有巧克力?我想吃。”唐柔坦坦荡荡。

  叶修觉得她神色不似作为,于是开始炮轰方锐“快点!我的巧克力!给我!”

  方锐试图用真诚的大眼睛迷惑叶修,可是叶修并不吃这一套。

  方锐见蒙不过去,只好掏出巧克力,还不忘卖队友“你的烟是苏妹子拿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

  叶修于是转头看向苏沐橙。苏沐橙见队友如此,也只好交出烟盒。

  最后众人分食了巧克力。当然,并不是你一口我一口那种…就是很纯洁的分成好几块,毕竟正方形的巧克力很容易掰开。

  于是,老板娘看着一点不剩,啊不,是只剩了包装纸的巧克力,爆发了“你们吃巧克力分给方锐都不留给我!”而后又可怜兮兮看向苏沐橙“沐沐…你下次再去买一点嘛…我都没吃到多少…”

  苏沐橙轻抚狗头(并不老板娘我错了!)“好啦,我还给你留了一块。”摸摸抽屉,空的。

  陈果,“谁拿了我的夜上海!出来受死!”

  叶修用显示器挡住自己偷笑的脸。

——end

源于没有吃到巧克力的怨念…(真的有夜上海这巧克力…这么骚的时候名字我编不出来的)
逻辑略略混乱…
在我心里这就是all叶,可能all的不够彻底…

你为了防我在自己眼药水里下毒?

  蓝雨的训练室里,闭着眼睛的黄少天真正到处寻找卢瀚文。
  
  “小卢!小卢!小卢你在哪儿啊?小卢!小卢你快出来救救我!我要瞎了啊…快出来啊!!!”
  
  旁边的郑轩闻言,好奇的凑过去“黄少,你怎么了?是不是用眼过度了呀?小卢上次买回来的眼药水听他说习惯了好像还挺好用的,你要不要试试?”
  
  黄少天一脸的嫌弃:“我就是因为偷偷用了他的眼药水,眼睛才会这么痛的!闭嘴吧不要让小卢知道啊啊啊!”
  
  正从厕所里走出来的卢瀚文和喻文州看到眼前的情形一脸懵逼。
  
  郑轩悄悄的捅了捅黄少天:“黄少,小卢出来了。”
  
  黄少天凭着记忆,朝厕所的方向扑过去,紧紧的抱住了,喻文州。
  
  他还不知道自己抱错了人,可怜巴巴哭诉“小卢,怎么办?我要瞎了,你救救我啊!”
  
  喻文州冷静自持,一动不动的让他抱着。
  
  卢瀚文却在旁边一脸冷漠:“黄少,我在这呢。”
  
  黄少天闻言立马转移目标“小卢啊…是不是有人在你眼药水里下了毒啊?为什么我滴了之后眼睛那么痛?”
  
  卢瀚文无情的把黄少天推开“我让你别瞎碰我眼药水。让你碰,让你碰,活该你就!”
  
  黄少天一脸惊恐“小卢…不至于吧?你就为了让我别碰你眼药水,你在你自己眼药水里下毒?!”
  
  卢瀚文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黄少天。
  
  “你睁开眼睛试试?”
  
  黄少天试探着睁开了眼睛。
  
  “咦…?我没瞎?!那为什么我的眼睛这么痛啊!”
  
  卢瀚文一脸冷漠的指了指包装盒右上角的小字。
  
  【五倍清凉感,让你的眼睛明亮如洗】
  
  不明真相的喻文州也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黄少天。
  
  #眼睛瞎了还能玩电竞吗
  
  #我的副队如此睿智是不是考虑换掉
  
  “还有啊,黄少,我不是告诉过你,别碰我眼药水吗?!会感染的你知不知道!!!”
  
  “小卢,小卢你冷静啊。”郑轩过来劝架。
  
  “小卢小卢,小卢我错了,小卢我再也不敢了。”黄少天认错态度十分良好。
  
  卢瀚文忍了又忍,终于没忍住咆哮:“要是你再碰它我就给你下春药!!!”

——end

我的小卢是不是过于调皮…下次把他写乖一点好了…
马上期中考了…两周后再见…
祝我期中爆炸好

卖黑肾这种操作真的可以吗?!

#ooc警告
#CP刘卢注意避雷!

夜雨声烦:你们看你们看!!!瞧瞧我发现了什么!!!

夜雨声烦:分享链接:[惊!在美国卖肾竟比中国贵这么多!]

百花缭乱:这岂不是说,中国人被坑了那么多钱…

石不转:也就是说,如果买不起新款苹果,在美国,卖一个就可以买一箱,在中国,只能买一部。

王不留行:亏惨了!

君莫笑:真是黑心啊…

索克萨尔:那倒卖肾源…岂不是相当赚钱

流云:新技能get√

飞刀剑:小鬼你在想什么!

飞刀剑:不许想知不知道!

王不留行:坐看蓝雨未来危险想法

夜雨声烦:王给嘿你什么意思?你家的刘小别拐走了我们未来你知不知道?

王不留行:怎么着?

海无量:药庙之争先放一放,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(划掉)危险的想法

海无量:【笑容逐渐变态.jpg:】

君莫笑:你要说什么快点说,磨磨唧唧干什么

海无量:别急啊

海无量:你看啊,在美国,卖肾,165万一个;在中国,一个健康的肾,顶天了十万,便宜的几千也有

海无量:要是在美国卖一个肾,回中国移植一个,再去美国卖肾

海无量:那岂不是…

君莫笑:噫!你不玩战术你心也脏!

王不留行:噫!甘拜下风!

夜雨声烦:噫!你个心脏!

索克萨尔:这想法也是有够危险的(顺便自愧不如)

百花缭乱:这事情挺符合你气质的

君莫笑:你这想法和蓝雨的小鬼头有的一拼

王不留行:说不定还能组个团去美国?

流云:我不要!小别前辈不让我想这件事我就不想了!

飞刀剑:小鬼我们jjc去,别理他们

流云:小别前辈你等我!我马上就去!

迎风布阵:年轻真好啊…

——end

想想在中国卖肾真挺亏…
要是这种操作可行…
【不!快停下你那危险的想法!!!】

这么丑的衣服有颜都扛不住啊

#ooc警告
#请勿在吃饭时观看此文,后果自负

  冯主席又双叒叕在搞事情了。

  他从国家队中,挑出来他认为的颜值扛把子去拍广告。

  这些幸运又不幸的厄运儿究竟有谁呢,他们就是——

  周泽楷,叶修,黄少天,张佳乐,孙翔,唐昊和必不可少的两位妹子啊。

  反正,拍什么广告还不知道(主要是作者过于纠结干脆忽略吧不重要)的时候,拍广告要穿的衣服已经送到众人手中。

  当众人正在心里感叹这衣服真丑的时候,我们的剑圣大大按耐不住他那蠢蠢欲动的嘴,完全不给主席面子的吐槽声:“这是什么鬼东西啊还是屎红色的!”

  好奇宝宝孙翔毫不留情的补了一刀,补给少天同学,“你…是不是便血啊…?”

  唐昊同学立刻夫唱夫随,“就是,你见过除了有隐疾的还有谁的那什么是红色的?”

  而行动派的枪王,此时已经换上了衣服。

  哦对,我还没描述过除了颜色以外的样子吧。简单点说,就是制服。不是那种可以玩制服诱惑的那种制服啊,是那种超级丑丑爆了的制服。不得不说,主席的审美,完全没有让人失望过呢。

  联盟的脸此时,就穿着这丑到爆的衣服,默默的站在一旁。最先开腔的,是联盟的脸T,“不错,噗酒店当服务生毫无违和感。”

  这句话…真是一针见血见血封喉极了。杀伤力让乖宝宝周泽楷瞬间想起来还有一条领带,“前辈,少了,领带。”

  而旁边,传来一阵魔鬼般的笑声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”

  只见黄少天把领带套在头上(这种领带是那种直接套头的那种你们意会一下),带子转向后面“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就是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…乐乐你要不要小裙子啊我去给你要一条啊哈哈哈哈哈哈…”

  张佳乐恼羞成怒一把拽过领带,吼道“你给我闭嘴你个智障!!!你才想穿裙子!!!”

  此时两位妹子正从试衣间打打闹闹地出来。

  “领结。”说着周泽楷递过去两个蝴蝶结。

  叶修看着成品,一脸复杂,“直接去上岗空姐吧…”

  末了还小声BB“服务生和空姐…真不知道老冯怎么想的…”他没大声真是很给主席面子了。

  最后,迫于冯主席的淫威,啊不对,是威严,一行六位服务生和两位空姐还是敬业的拍完了广告。

  成品你们自行想象(画面太美我是想不出来了)。

——end

我就是想强行结尾,真爽
这也许就是对新校服的怨念吧
一学校的服务生空姐,真迷

你的糖是用来整蛊自己的吗

  在国家队聚会的晚上,方锐拿出了一盒糖。
  
  他给众人介绍:“这个糖,是我刚买的整蛊糖,据说有不同的味道,当然也有甜味,我们试试谁运气最差吧?”
  
  张佳乐顿时拍案而起“说!你是不是嫉妒我头发比你长!”
  
  方锐乐了“你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然后让你第一个抽?好吧你成功了,来来来 ,抽一个。”
  
  张佳乐很想反驳他,但是抽卡(糖)的乐趣就摆在眼前,他还是朝着糖伸出了手。
  
  他尝了一口,脸都绿了“你大爷的方锐这糖为什么这么酸!”
  
  没想到方锐却是脸遗憾“那个老板和我说最难吃的是辣味的…没想到你没抽到啊。”
  
  叶修抓住机会就出来拉仇恨"酸的甜的辣的,不管是从难吃还是好吃开始,酸的都不可避免的是第二啊…”
  
  没有发生血案也许需要归功于及时拉走张佳乐的楚云秀。
  
  叶修的手偷偷伸向了放在桌上的糖。
  
  “红色的啊。”
  
  张佳乐在旁幸灾乐祸"哈哈哈哈哈你抽到辣的了!”
  
  叶修尝了尝:“可乐味的,挺好吃。”
  
  张佳乐一脸的不信,却在尝过糖之后 ,认命了。
  
  方锐见没抽出来辣味,想着辣味应该不是很多,就抽了一包。
  
  他吃过之后,脸都绿了。
  
  “诶我尝尝我尝尝。"张佳乐吃完了也是一脸的不可描述。
  
  叶修在旁笑到抽搐“你们这是吃到辣味了?哈哈哈哈哈。”
  
  楚云秀也拿了一包“还挺好吃,葡萄味的。”
  
  方锐不信邪,又拿了一包,却只能听到他说“咦,这是辣的吗,好像不辣诶。”
  
  叶修抢过糖,小心的只吃了一点点“别想了,这辣的,只是没之前那么辣,沐橙要不要试试。”
  
  方锐还抱有一丝丝幻想的用期待的大眼睛看着苏沐橙。
  
  可苏沐橙无情的打破了幻想“辣的,别想了。”说完也拿走了一包。
  
  “这个酸酸甜甜挺好吃啊,云秀你尝尝。”
  
  这句话再次刺激到了方锐(并不)幼小脆弱无知的心灵。
  
  他看着剩下两包糖,抬着手举棋不定。
  
  “选左边的,信我。”叶修看不下去,如此道。
  
  方锐撇撇嘴,还是选了右边那包。
  
  他撕开包装尝了一点,好险没当场跳起来。
  
  “我靠这包为什么这么辣啊! ! ! !”
  
  叶修淡定的拿过最后一包“让你不听我的,后悔了吗。我这包肯定是甜的。”
  
  王杰希此时淡定的火,上浇油”也许这就是,H帝的安排。”
  
  黄少天也跟着一起“只能说不愧是黄金右手吗哈哈哈哈哈哈。真是名不虚传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  
  叶修淡定的与想吃糖的孙翔小朋友分食糖果,并不参与这场成年人的闹剧。
  
  方锐依旧不死心问道‘最后的是什么味道。”
  
  孙翔白了他一眼,“糖当然是甜的啊。
  
  方锐受到打击,把自已缩成一团塞在角落里。
  
  没想到脸正直的张新杰前来补刀“六分之 一乘四分 之一乘二分之一,四十八分之一的概率。也是难得 了。  ”
  
  张佳乐开心极了“八包里面三包辣的都是你吃的..你这整蛊糖是买来整自己的吗哈哈哈哈哈。”
  
  据说最后整层楼都回荡着方锐的吼声“你们都给我闭嘴吧!!!”

刘海

唐柔把它留长的头发又重新剪短了。

陈果和苏沐澄表示:虽然又是短头发,但是依然是美的,自带气场的女神。

叶修表示:短发利落不少。

魏琛表示:想看老板娘短发。

唐书森知道后:嘤嘤嘤…为什么…我还想看女儿长发及腰仙气飘飘呢…

只有包子依旧画风不明:她的头发为什么短了?她是把刘海梳到后面了吗?

——end

这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…(我为什么会有这种脑洞…真恐怖…)

【all叶】恶意卖萌的后果[下]

#ooc警告
#终于写完了真不容易

——比赛那天——

楚云秀和苏沐橙躲在后台偷笑。

叶修问们在笑什么?

遂答:“这是惊喜。”

于是比赛时——

张佳乐:我们一起学猫叫,一起喵喵喵喵喵,在你面前撒个娇,哎哟喵喵喵喵喵,我的心脏怦怦跳,迷恋上你的坏笑,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…

叶修:不说,下一个

叶修举牌【3分】

主席一脸冷漠【0分】

黄少天:你说你会是爱我的…

叶修打断:不爱,下一个

叶修和主席同时举牌【0分】

黄少天:凭啥啊我唱歌这么好听你是不是嫉妒我…

主席:来人,拖下去

张新杰: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…

叶修:杀人犯法,下一个

叶修:不过挺好听【6分】

主席:新杰加油【8分】

(黄少天:我不服你们就是嫉妒我#ÊÂÍÉλελεκξ)

孙翔:是你让我看见干枯沙漠开出花一朵,是你让我想要每天为你写一首情歌,用最浪漫的副歌,你也轻轻的附和…

叶修:翔哥不错啊,会写歌了都,不过哥可不会唱歌【8分】

(孙翔脸红下场)

(主席:等等我还没举牌啊)

(孙翔:不对我不会写歌啊)

方锐: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,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,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,种下希望就会收获…

叶修:没希望,别想了【5分】

方锐:你知道我的意思?

叶修:不就是想加工资?别想了不存在的

主席洞悉一切默默举牌【0分】

喻文州:我的爱如潮水,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
紧紧跟随,爱如潮水它将你我包围,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…

叶修:我一杯倒,不会深夜买醉放心

叶修:粤语挺好听【10分】

主席欣慰点头【10分】

唐昊:娘子…

主席:A ha…

主席内心崩溃:撤回有用吗?!

叶修冷静自持:需要祝福百年好合吗

唐昊在心里把自己炸成一朵烟花:不!!!!!!!!

(然后娇羞的(×)跑下台)

王杰希:不敢回看,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,偷偷搭讪总没完地坐立难安,试探说晚安,多空泛又心酸…

叶修:老王啊…你就是这样才大小眼的?不容易啊…

叶修:安慰你一下【10分】

主席依然崩溃,忘记举牌

——第二天——

全场最佳:喻文州

意外之喜:唐昊

最没良心:方锐

洞悉一切的苏沐橙和楚云秀:都好惨啊

苏&楚:咦嘻嘻嘻嘻嘻嘻嘻

——end

终于写完了…喜极而泣噫呜呜噫…

自我感觉好像没烂尾

不忍心摧残苏妹子所以不带她

贴一下他们的歌单:

张佳乐《学猫叫》

黄少天《空白格》

喻文州《爱如潮水》

王杰希《小半》

方锐《小苹果》

张新杰《洋葱》

孙翔《有点甜》

唐昊《郎的诱惑》

【all叶】恶意卖萌的后果[中]

#ooc警告
#沙雕的聊天体
#走向成迷

夜雨声烦:冯主席说的是真的吗?真的要搞这种唱歌比赛吗?五音不全的人岂不是很难过?!!!!

索克萨尔:所以少天要不要去试一试啊

王不留行:我倒是很想试一试呢

飞刀剑:父皇!三思啊!

君莫笑:怎么,大眼儿唱歌很难听吗?

叶下红:不过是队长比较喜欢…

飞刀剑:队长,只要你不唱巴拉拉小魔仙,就随你!

王不留行:我是那样的人吗?!我怎么可能会唱巴拉拉小魔仙?!

夜雨声烦:啧啧啧,没想到你这样的王给黑

沐雨橙风:哥,我也想试试呢,你可要给我打高点分【笑嘻嘻.jpg】

君莫笑:那当然,我家的妹子,必须拿第一啊

索克萨尔:这样来说,想拿高分,岂不是要好好讨好一下领队?

君莫笑:那可不?认识到我的重要性了吧?还不快来讨好我一下

夜雨声烦:老叶,你放心,我一定会在舞台上说服你给我打高分的!

君莫笑:我的天天啊,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上台的!

王不留行:【幸灾乐祸.jpg】

一枪穿云:【幸灾乐祸.jpg】

一叶之秋:【幸灾乐祸.jpg】

风城烟雨:【幸灾乐祸.jpg】

索克萨尔:【幸灾乐祸.jpg】

夜雨声烦:队长…我们的队友爱呢?!

索克萨尔:什么时候存在过?【正直.jpg】

王不留行:笑看他庙又内讧

包子入侵:诶?唱歌比赛啊,我要去我要去!

夜雨声烦:算了吧你…你唱歌唱成那样还去比赛????

包子入侵:可万一老大就是喜欢我这种的呢

索克萨尔:看来是时候考虑一下色诱评委的事情了…

王不留行:露脐装怎么样?

沐雨橙风:噫!有伤风化!【喜闻乐见.jpg】

索克萨尔:不妥,我觉得比基尼可以考虑一下

风城烟雨:天呐!【克制自己想看的想法】

君莫笑:你们都冷静一下啊

君莫笑:你们这样有伤风化,可是要拉低评分的哟

君莫笑:虽然我也不反对你们穿就是了

沐雨橙风:噫!

夜雨声烦:噫!

一枪穿云:噫!

索克萨尔:前辈这话,可别被冯主席瞧见了

王不留行:指不定他因为这个又要吃药呢,给主席省点药钱吧

冯宪君:你们这群小兔崽子!

冯宪君:敢穿比基尼来唱歌就直接下场!

——end

我要好好思考一下他们每个人唱什么歌…【掉头发.jpa】

论以讹传讹的危害

#ooc警告

叶修偷偷摸摸告诉黄少天:我今天看到王大眼儿大庭广众提裤子了!

黄少天告诉喻文州:叶不羞大庭广众提了王大眼儿裤子

喻文州给苏沐橙诉苦:叶修和王杰希公然卿卿我我

苏沐橙和楚云秀分享八卦:叶修和王杰希疑似在一起,大庭广众秀恩爱

楚云秀偷偷摸摸告诉柳非:叶修和王杰希今天在一起了

柳非和刘小别分享信息:叶前辈苦恋队长多年,今天终于告白

刘小别难以置信询问队长:队长你和叶前辈在一起好几年了?!

王杰希(欣喜若狂地)质问(x)叶修:前辈喜欢我?

叶修:喵喵喵???

叶修:我不是我没有你们真的瞎说!!!

叶修捋了捋他今天说过的有关王杰希的话,决定拉黑黄少天并和他老死不相往来。

——end

突如其来的超短小灵感
这,也许是个王叶